3秒告诉你,怎么样一个月瘦三十斤
3秒,是拍照按下快门的倒数,
3秒,也是行业标准的割喉速度。
3秒,可以是一个人死亡的瞬间,
3秒,也可以是一个人觉悟的刹那。

黛比坐在爸爸的病床旁边无聊地滑手机。一个美女模特的主页。一张张海滩上的美好身材在她的手指下飞过。

“不公平,怎么她们身材这么好……”黛比低头看了看自己腰上的肥肉,一声叹息。基因测序显示她有FTO基因,更容易忍不住吃太多从而变胖。他看着病床上昏迷的爸爸,肚子就像手机中美女博主的健身球。

“真讨厌老妈老做火鸡,我瘦不下去,老爸也是总喜欢吃得太多……”她看到美女博主去酒会的照片。一件价值不菲的抹胸裙。笑容中有她手中的香槟味。发出几分钟就超过三千人点赞。
 
护士疲倦的推车声准时出现在门口。只是这次走过了他们的床位,先停在了房间里面的一侧——旁边的床位新来了一位病人。

隔着帘子,黛比听到一个男人迟疑的声音:“刚才有人来拔针,说三天了该换针头了,可是怎么没人再来给扎针?能不能尽快来个人扎针把液输上?我们等得着急了……”

“她手太瘦了,血管不好找准。我不敢扎,等等马上换个人来。”护士一边推着车一边说,走到了黛比这边。

“您好,我来打胰岛素。……这是今天的药,拿好。医生嘱咐说饮食要清淡,您也可以考虑选择我们医院准备的定制餐,会调整得更好。就算突然低血糖了也会有人来送餐……祝您健康。”职业的假笑。

我们家哪有闲钱吃你们定制的营养餐,黛比想:那些模特真是注意饮食啊,她们可能都能注意什么所谓的各种营养……可是我们家是屠户,为了省钱只能吃客人不要的存货……
 
门口进来许多位带着鲜花水果的人,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明晃晃地,又看到有人带来摄像器材的观照和录影的热闹。

隔壁的床位和黛比只隔着一张帘子。她是什么人呢?护士说她太瘦,又有这么多人来看望她,会不会是不敢吃太多导致贫血的模特或者明星?黛比突然生出一丝嫉妒。

她打开搜索引擎。“怎么一个月瘦三十斤”。

点击搜索。
 
“能见到你们太荣幸了。”其中一个陌生的声音这样说,带着熟练的播音腔:“我们上次采访完主创不是太满意,这次换了个摄影师,打算再来多拍几张照片好好宣传宣传。”

“……行,只是也没意图出名什么的,我们还是最希望宣传的目的是能鼓励人们多做慈善,这次去非洲看到了这么多不公平的饥饿,希望能出一些力……”另一个柔和的女声这样说着,被摄影师的快门声一次次截断。

虚伪。伪善。明星做的虚假慈善。
 
黛比看着手机:“每天做一百次卷腹,跳一千个绳。别吃晚饭。一个月能瘦二十五斤。”
 
“好,再可怜一点、可爱一点!对!对!好……好的!”咔嚓声如雨点般砸来,闪着黛比渴慕的亮光。

“你们还可以把这些写进去:每年有1400万孩子因为饥饿而死……哦,还有,全世界有5亿人营养不良,而超过三分之一的谷物都是在喂养人类要去吃的牲畜……一片相同大小的土地,全素食者对上面种植作物的利用是杂食者的约20倍……用一些切实的数据来说话可能会比较有感染力……”

清冷的播音声音切断得干脆:“哦。我们当然知道该怎么样去宣传的。”
 
黛比的怒火慢慢燃烧起来。

伪善的人,她想。还好那个记者是有良知的,知道这些明星的面貌都是多么虚伪。这些有点名气的人,只是追求光鲜的生活,却还要利用这些可怜的人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他们才不在乎肮脏的一切呢,他们只要自己的别墅被佣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好了。

……可如果我也有那样的机会,我会不会也是那样的人?
 
黛比的爸爸似乎被吵醒了:“你终于来看我啦?我没什么事。这几天我隔壁住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跟我聊天解闷,我心情还不错……”
 
帘子被隔壁坐着的女人拉开了一半。那女人用温柔的声音说:“阿佩伯伯,我们打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安妮还好吗?”黛比爸爸支起上身,黛比过去扶着他。

顺着爸爸的目光,黛比看到隔壁床上躺着一个还在熟睡着的黑人小女孩。若不是不成比例的头显得极大,像一只放大的蝌蚪,她还以为是一只黑色的宠物狗。女孩后背上的骨头根根分明地外凸出,似清晰可见完整的骨架。黛比不敢去猜女孩的年龄。

“她……又昏迷了。今天记者来了。”床旁的男女脸上有隐约的愁云。他们正穿着同样的一身有某某志愿者标语的衣服。
 
“一、二、三,cheese!”闪光灯声交叠如有回音。
 
一,二,三。

三秒。

黛比在心中悄悄打节拍。我们家新换的机器,每三秒就可以割断一只鸡的喉咙。
再三秒,烫毛、肢解、掏肠……

每天处理成吨的肉,卖给上百个商家。而那个小女孩的一千四百万濒死的朋友吃不到一口。

如果没有卖动物肉的我们这样的人。

如果没有吃肉的人。

如果没有必须要杀死那些动物的人。

如果吃素真的可以让更多生命活下去。

如果……
 
黛比看着身旁的帘幕,仿佛背后有一个新世界等着被揭开。她在忧郁中有了某种勇气。

点击这里,查看黛比看到的新世界。
收获最新的食谱、产品资讯等等。
更多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