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对吃素不买账?
Gary Yourofsky作为一个动物权利保护斗士,做客一个新闻访谈。主持人不是素食者,似乎也不了解素食文化。时间紧张,她对Gray抛出了一个高难度问题:如果给你一分钟,你会怎么样劝说别人吃素?

Gary的诉说方式在我们看来可能是合理的:他建议人们设想一下,如果你是一头奶牛,你一生都要给别人产奶,受到各种不正常待遇,自己的孩子要直接被拉走。

但主持人听后紧了紧眉头,并不接受这个说法。

我们也可以来想一想,如果给我们一分钟我们会说什么。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我们要说的应该采用尽量有效的劝说方式,比如指向性比较统一,论点只能有一个,分论点也尽量简约。当然,即兴也是可以的,这都没什么对错之分。也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存在。

我们现在意图讨论的,不是Gary作出的答案的优缺点,而是从听者即信息的接受者来看,为什么主持人不买账。

我想到一个人物,作为世人对素食主义误解的典型。她是电视剧版(非剧本版)《武林外传》中的一个人物,叫南宫残花。一出场阻止别人杀鸡,她以死相逼,却没有做到,之后劝说别人食素的方式都是共情法,句式都极为统一,可惜大家也没能真的理解。

南宫残花

南宫残花一开始这样劝说,其实人们是很理解的,但是后来就得到了某种耐受性。最后白展堂劝说她“不能杀保护动物,不能滥杀无辜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说明编剧显然把这个素食主义的形象与普遍的愚昧联系在了一起。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只保护野生动物仿佛一种真理。可是他们知道因为我们不保护非野生动物反而导致了多少野生动物的死亡?

从南宫残花这个人物被塑造的意图来看,我们就能发现共情法的缺陷。其第一就是非理性。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有跨物种的理解,何况认为“人和动物本身就不平等”已经是社会中一种普遍而长久的误解,对于个人来说无可厚非。我们也不能要求一些本身就不太在意情感交流的人们与我们一样充满情感,毕竟过犹不及,情感的泛滥和缺失都是问题。Gary明明有那么多证据,完全可以用事实来说话,而他为什么选择了这种劝说方式呢?

因为他只有一分钟。而我们不只有一分钟,我们有一生去理解、阐释和践行素食主义的机会。因此,我们更可以把理性作为我们为什么要去吃素的第一原因。毕竟我们从来不缺乏理性的原因。只是我们潜意识可能觉得共情的方式最直接有效,可以直接打破固有认知。但是我们的这种深切的共情,也来自于理性认知和感性理解的相互促进。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以逻辑服人,将给人留下任性、愚昧的印象,这本来是不必要的结果。我们完全可以省一些力气,让事实来发声:自然资源的破坏和不可持续、人类自身的健康、肉类生产的环境成本、世上还有许多人饥饿而死的解决方法、物种多样性缺失的危害、屠杀环境对人类认知的侵害、动物疾病与遭受迫害……等等等等。

第二个主要原因就是指向性不足。如果你对一个讨厌狗的爱猫人士控诉的是狗肉的不正当性,可能ta的动容程度与食用猫肉不同。对于人类而言,感情的指向性是一种正当的需求,否则我们就难以确定方向。如果我们要爱世上一切生物,那和不爱世上一切生物有什么两样呢?我们讨厌害虫、恶人,再正常不过了。不过普通的食肉人类对农场动物的生活并没有真实的认识,因为商人们不愿意让他们看到——他们如果看到了,很可能不会买。因此当我们说到农场动物的生活和对未来世界的破坏,这一切让我们有了悯惜的情感,这是因为我们对这个方面有所认识和理解。而如果对方对这个方面的认识是空白的,这种交流在阐释学上算是视界的不同。理解的起点就不同,误解和偏见也就会显露出来。如果我们对一个孕妇说奶牛与自己孩子的分离,对一个从小就和狗一起长大的人说狗肉产业的残忍,又会怎样呢?

这些想法大家其实都懂,只是为了减少别人对我们的误解,我们在言语上要有所考虑,仅此而已。

主编:小膺 @ MFA
收获最新的食谱、产品资讯等等。
更多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