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可怜的女性,一生都被迫不断地受孕、生产、泌乳、母子分离......
最近,《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讲述女性奶酪大师以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命名她们的奶酪的文章

她们奶酪的名字借用了那些曾勇敢地为改善女性生活而奋斗的女性,包括 Amelia Earhart, Marie Curie, Hillary Clinton, 及 Jane Goodall。然而,在她们用奶酪产品为这些杰出女性欢庆时,却忘记了——这些女性动物——她们的奶水被偷去做了奶酪。

如果将动物奶酪视为女权产品就像个矛盾的笑话,那么因为这的的确确就是个笑话。

雌性的动物在动物养殖业中被利用——她们的奶水,她们的蛋,以及她们的生殖器官。

所有哺乳动物产奶都是为了哺育她们的宝宝的。虽然很明显,但是却被人忘记的一个真相是——雌性动物必须要怀孕,或者生育,才能够产奶。

在乳制品行业,母牛每一年都需要被受孕,生产,泌乳。这一切就像个死循环。她们的女儿会被拖走,走一条与她们母亲一样的路(直到她们能够怀孕,她们马上也会被用于产奶)。她们的儿子则会被强行带到小牛栏里,他们的生命一般只有数周,然后他们会被残暴地屠宰,成为人们餐桌上的小牛肉。


母牛的生命真的很悲催的,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人们发现,在工人们带走她们小孩的时候,她们会焦急地紧跟在后,但是天性温顺的她们,做不了任何反击,只能远远目送车越开越远。她们通常会哀痛哭泣悲鸣数日,甚至数周,因为她们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们了。

有视频有真相


在4-5年的残酷循环及大量产奶后,这些奶牛会被视作“耗尽(spent)”。她们的产奶速度会降低,她们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药物和基因控制带来的后果。许多的奶牛都要忍受疼痛难忍的炎症,例如乳腺炎(mastitis);有些母牛的身体会变得很虚弱,难以行走、站立。

当她们对工厂不再有利益的时候,这些被“耗尽”的奶牛会被送去屠宰场,然后被野蛮地屠杀。在她们被输送上卡车的时候,许多奶牛虚弱地根本走不了路,她们会被硬生生地拖拽上去。

如果你认为,“哦,但那个是羊奶工厂,”那么你也应该了解,母羊和她们的小孩和牛有着相似的命运。她们的小孩在出生后数小时内,也会被迫与母亲分离。雌性的小孩会被养大,逐步替代年老的母羊,而小公羊则会被即刻屠杀,或者养大卖肉。所有的小羊羔还需要经历疼痛的生殖器阉割及断角。

乳制品行业并不是唯一一个利用、压榨女性的行业。肉制品及蛋制品行业同样也在全世界范围内,每一天,都利用着女性的身体。

在产蛋行业,最过分的虐待,就数“关押”母鸡的极端牢笼了,这些可怜的母鸡一辈子都需要待在这个比A4纸还小的空间里,和其他的母鸡拥挤地生活。这些小笼子里通常会关5到6只母鸡。她们在那里不能发挥任何的天性,不能做任何她们喜欢做的行为,比如走路,高处栖息,筑巢,伸展羽翼等等。


同样的,母猪,也会被一只关在生育栏里。生育栏只容纳得了一只动物的体积,然而猪在里面是不能够行走,不能够转身,或者舒服地躺下的。生育栏中的母猪会被不断地人工受孕,从而产下更多能够喂给人类食用的猪。这些母猪的一生都在水泥地上渡过。她们从来都未见过青草地,从来没体验过泥潭,她们也再也不可能与孩子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还不相信我们?那么看看这个吧。


简单一点说:动物养殖业 = 反女性

乳制品工厂生产的奶酪,如果是来自于动物的,那么就不应该被称作“女权奶酪”。作为一名女性和女权提倡者,如果我还在支持这个同样开发女性身体来获利的行业,我就不能真正地宣传女权主义。何况,食用乳制品还会让女性有更高的患癌风险。当我想象自己就是笼中的动物,我体会到了动物们需要经受的。这个残暴野蛮的循环是根本没有必要的,我们可以通过不食用、不购买动物制品,抽回对此行业的支持。

点击这里免费获取饮食指南,摒弃动物制品!
收获最新的食谱、产品资讯等等。
更多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