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吃素了,肉店没生意了,他们怎么活?
在某个时空里,我设想可能会有一个这样的念头存在过。

一个吃素的人最好的朋友、亲人或者恋人恰恰是从事肉食制造行业的人员,或者是完全依赖这个行业生活的一员。他们不得不每天做着他们没心情去奢谈道德的东西,而那些反对他们生存根基的人们仿佛是他们的杀手。他们不可能也不会理解这种所谓的高尚,而只看到虚伪的面容。或者想要去理解的路径,充满了带血的荆棘。

而那些素食者们有的也仰仗着自己的高尚去批判别人的苦难,哪怕这种生存的痛苦他也在另一个生活的方面体会着。他可能也会为了它的那个亲友去支持世界的不完美,如同给狗买肉的僧人,把自己的主义收敛为自己默默的坚持。

一部分人向往的天堂,竟然也是另一部分人的地狱。

这两个人——这两个世界的人们,面对着对方,有的不知所措无言以对,有的交织着爱恨声嘶力竭。

著名的哲学教授R. G. Frey写过一本书叫《Rights,Killing, and Suffering: Moral Vegetarianism and Applied Ethics》。其中的大部分内容看似很荒唐,但细细想来也足够严肃:

“人类普遍采取素食后会有的灾难(参考材料1):
一、动物性食品、皮革及宠物食品业(后文也提到“依赖肉类的广告、运输、包装、出版业”等)——经济体系的一个重大部分——的瓦解;
二、社会混乱;
三、烹饪艺术的沦丧;
四、许多围绕肉类才有的社会互动与仪式的消失。”

这些观点(尤其是后两点)可能使素食者们忍俊不禁。我们大概可以推断出,Frey教授不算幸运,大概毕生没有吃到过美味的素食料理、没有交到过吃素的友好小伙伴。先替他小小惋惜一下下。
 
不过,他的断言概括一下也是很值得思考的:素食对社会的冲击,将是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

世界上素食者的人数一直在不断增长。《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这本书中有数据——人们如果真的选择继续往这个方向前进,绝对将会是不可小觑的力量。足够多人生活方式的改变,一定是会影响到这个人群所在的社会的。

尽管Frey教授的论证漏洞百出,但他也确实让我们认识到这个严肃的话题:素食经济体系,会怎样地世界改变世界?是“纯素救地球”、“世界一片绿色”一句句口号声称的那般美好单纯吗?

当没人管的野牛多次冲进你家的大门、大堆的鸟屎封锁道路的时候?
当救你病危母亲的现存唯一药物含有动物性成分,不得不看着母亲死去的时候?
当世界上也有无数和我们“作对”的人们失去了生的希望,甚而困苦饿死的时候?
 
Frey教授的思考显然很冷静,颇有功利主义的味道,他其实并不在乎全球素食的影响究竟是什么,他最在意的是效益的增减。换句话说,这个老头不是那些普通的油腻男子,他实在不会花心思考虑我们吃素有啥不好,也完全不在乎我们吃素能不能成行,而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能不能确实的有好处。

所以评价这个效益的标准就变得非常关键。Frey教授之所以认为,全球素食没有什么好影响,是因为他认为动物的效益——也就是关心动物过的好不好这样的行为——是毫无价值的。
 
我们先针对这种功利主义的思考来谈一谈。素食者之所以选择素食,可能是有无数的原因造成的,但不管是泛滥的情感还是理性的思索,在功利主义的探讨中可以总结为,素食者们认为动物一定存在效益——不管是哪一类的效益,也不管这种效益在哪种情境中产生了多大的作用。而且,一定数量的素食者们甚至超越了对利益正负加减的考量,他们在乎动物的痛苦,也在乎我们人类的长远未来。这种见解显然跨越了物种,在考虑整体利益。哪怕是在这个功利主义的体系中,其实也是站得住脚的。

而且,其实道德利益也是一种利益。还是拿这个非常经典例子来证明吧:你会带你的孩子去摘苹果,感受自然的美好;而不是屠宰场一日游,铭记余音绕梁的尖叫。因为你希望培养出的是祖国的花朵,而不是进了监狱的杀人犯。我们的记忆,其实也是带着道德利益的。

还有,这个效益评价的方式其实是有问题的。如果仅仅是从“要不要全球素食”这样一个问题出发,完全保留其他的对照组,我们得到的其实是狭义的结果。真正应该采取的做法是,我们把一个不利用动物的社会所能得到的整体利益和利用动物的社会得到的整体利益相对照,这样才会得到更有意义的思考。
 
Frey教授真的非常好玩,他在这本书中假设全球素食的实现是来自有关人类环境或者资源的“世界末日”。我们就不过多评价这个假设了,认为朝夕之间全球素食就能实现的乐观精神值得敬佩。

以上似乎都是我们在讨论假设,但我相信,远古的人们也曾讨论过奴隶的含义和利益,可能与我们今天讨论动物类似。Gary Francione就曾把动物和黑奴对比:“非人动物实际上就是人类的奴隶……几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面向,都多少涉及对某种动物的制度性剥削(参考资料2)。”

如果林肯的眼光不是超越了对后果的考量——功利主义的对效益的考量——奴隶制度根本不会过去,人类也不会因此进步。
 
这个世界,真的需要一些胆大的“堂吉诃德”们,不怕被嘲笑眼前的得失,超越了后果的限制,去追求心中的真理。而许多素食者们,正是在做出这样的贡献。

--
参考资料:
[1] R. G. Frey, Rights, Killing, and Suffering: MoralVegetarianism and Applied Ethics. Oxford: Blackwell, 1983.
[2] Gary L.Francione, Rain Without Thunder: TheIdeology of the Animal Rights Movement,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Press, 1996.

主编:小膺 @ MFA
收获最新的食谱、产品资讯等等。
更多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