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胎里素,但在高中时吃肉,又在大学时决定重新吃素
与大部分人不同,我的童年并没有肉和奶。我出生在一个蛋奶素食家庭。吃素是我父母加给我的决定,并非出于我自己。

传统的意大利家庭,周末的肉酱和烤肠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你们可能觉得我们家怎么能够“素”化这个传统习惯呢?但是,我们总会在家庭聚会中准备素食意面和扁豆汤。我记得我妈妈在学校户外集会日时给我带来豆腐素热狗。即使这些都需要一定的准备工作,我的父母一直致力于把我和姐姐培养成素食者。

我一直都是个热爱动物的人,我也真的相信是我接受的素食培养教会我关心所有的生命。虽然我们家有养宠物狗,但我还是喜欢去读关于外国动物的书,我最喜欢的电视频道是动物星球。我在八岁时就跟妈妈说我想去澳洲昆士兰大学学习海洋生物学。虽然我最终没有去成,但我的确打算以我所学去帮助动物。

令人难过的是,我们后来并没有成为素食者。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让我的家庭再次开始吃动物,但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我有了自己的主见。我不需要去深入知道我吃的究竟是什么,讲真的,你们应该都能够理解,我只想成为一个普通的美国年轻人。那个时候,我的饮食主要包括了快餐、披萨以及任何我能得到的不贵的东西。

然而,这一切都在大学的时候改变了。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回到了素食者的行列。

有一天下午,我看了一部记录肉类工厂对待动物的影片。看到其中痛苦的伤害、极端的监禁和残忍杀戮之后,我意识到我不可以继续支持这样的产业。现在我已经知道真相了,没有回头路了。

除了通过纪录片了解工厂化养殖之外,我的首次实习也选择了一个动物福利组织。在那段时间内,我做着组织内反工厂化养殖运动的工作,从而也知道了更多工厂化养殖的恐怖事件。

最后一个促使我停止吃肉的助因,是我救助的第一只猫咪,Scout。在照顾他的过程中,他是那么敏感和聪明,这些我都亲眼目睹,这让我清醒地意识到动物们的感受。我怎么可能在亲近他的同时吃其他的动物呢?

当我的家人都不再是素食者时,我决定不再让任何动物产品出现在我的餐盘上。我会永远感谢我的父母让我从小成为素食者,但之后成为纯素者是我自己所做的决定。

欣慰的是,如今我有许多朋友和亲戚们都决定接受素食的生活方式。你看,成为纯素者很棒的一点是,做出改变永远都来得及。如果您还在为吃素而犹豫不决,没关系,慢慢来!

想要和Joe一样来动物福利组织工作吗?快来asia.mercyforanimals.org/work 申请吧!
收获最新的食谱、产品资讯等等。
更多素闻